还是老样子

还是老样子,在这里指的是朋友圈。

大约是一个月以前,因为被某件事激怒的我,决定把朋友圈关了。确切的说是把朋友圈入口去掉,这样我的旧时光都还在,然后我就不用再在朋友圈里浪费时间了。

就在刚刚,闲来无事的我,把入口打开,进里面逛了一圈。全都是熟悉的光景,但有些是可以看出来被时间往前推了走的痕迹。

先不说微商,微商还是老样子,还是一大串你必须点击展开全文才能看到最后的文字,再配上几个精心调修过的图。

一些朋友兼微商,朋友圈里的私人生活,已经被自己发的广告所淹没。看着头像还是熟悉的那张脸,再看朋友圈发出来的内容,有种QQ年代被盗号了的错觉。可是,这种被盗走的生活的样子,是他们选择的。

一些同事/前同事,几乎看不到他们发的东西,而且现在仅三天可见这么流行,看不到也很正常。就算发了,自己被分在的组里能看到的内容也心知肚明。有意思的是,还是可以看到同事们之间的互动。尴尬的/谄媚的/话里有话的/话只说了一半的/对话没有完被悬在半空的。

一些好朋友,看到他们的生活被时间推着走,这一个多月里发生了好多好事和坏事,可是不论是好是坏,生活还是在继续,这就是莫大的好事,看完我很开心。

 

然后我还是老样子,默默的关闭了朋友圈的入口,继续过我的生活。

记我的抗抑郁之旅(一)

给这篇文章起了一个自己都会被吓到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在自己连确诊都没有的时候这样写是不是不负责任。

反正这段时间(可能有超过大半年?)过的是蛮痛苦的。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最开始的时候以为自己是中了某种Curse,就是在开心之后必定会跟着一件让自己异常生气或难过的事情。这样心情总是会Down下来,刚开始是持续一阵。后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小天,当时只能通过睡觉来缓解。一觉睡醒之后又充满生机。

但是渐渐感觉事情不对劲的时候是,我发现睡觉也缓解不了这种状态,而且每次情绪波动很大的时候(是很小的事情,造成的很大的情绪波动),自己就变成了木头人,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做不了。情绪上的生气与难过,会变成一种对现实的无声抗击,僵住的自己好像可以把自己的脑子也僵住一样,不去处理自己所想。这种消极的状态会持续好久,我发现睡觉也改变不了这个状态的时候,每次消极已经可以持续三四天了。

于是我想到了抑郁的关键词:无趣。对任何事都没有兴趣,觉得任何事都没有意义,体会不到任何事的乐趣便是我这种状态演化的终极呈现。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脑子里被塞满了东西,每天很吵但是实际上是空的。每天大脑会告诉身体想要做什么,但是身体却不愿意去行动,我甚至会怀疑是不是身体太懒,但有时候会惊讶于身体会说服大脑,用一些让大脑信服的理由,那就是:没意义。

那什么是有意义?

有时候我会庆幸消极来了的时候我觉得会分裂出另外一个不知从哪来的在我身后推着不让我倒下去的自己。那我要不要记录一下这两个想法(来自身体和大脑?)的对话?

恐怕记录了之后,慢慢自己会变得人格分裂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Willow的新习惯

Willow最近养成了一个新习惯。

我不能说这个习惯不好,因为这个习惯比上一个习惯要好,也不能说这个习惯好,因为她占据了属于我的地方。

最近每天晚上到睡觉的时间,Willow都先跳到床上去,然后趴在或者躺在我的枕头上,特别安静的等着我和papa上床睡觉(她叫我Daddy,Dell是她的papa)。我上床之后通常会花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来读书,这时候的她通常是安静的趴在我和Papa中间,有时也会跑去床脚,看望窗外的地方。但我估计漆黑一片她也看不见什么,而且窗外都是高楼,没有什么好的景色。我并不觉得月亮对她来说是个特殊的东西,所以我想她坐在那里应该只是感受窗外吹来的风。她喜欢风。

好了,来说说她的这个新习惯。我在读书读到困意来袭的时候,就把台灯关掉,手机充上电,定好闹钟然后躺下去。她这时候会跳到我的头顶,身体围着我的脑袋上面成一个半圆,如果我不是仰卧的话,她会把头放在我的额头上,而且她的头尾方向取决于我脸的朝向。然后她就把她长长的鼻子和嘴一点点的凑到我的眼睛和鼻子附近,没有任何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特别安静的和我一起呼吸,我们两个形成了一个极度Peaceful的状态。

我搞不懂她为什么这么做,有时候我会觉得好玩,然后悄悄给Papa暗号,让他把闪光灯打开,然后我自拍一张当时的状态。我会开玩笑的说:每天晚上Willow都会趴在我的头上方,用肚皮贴着我的头顶,软软暖暖的,然后偷偷把我的depression吃掉,好让我的第二天变得比较开心一些。但是我有时也会变得特别学术,一本正经的和Papa解释,可能对于狗狗来说,人类就像章鱼一样,整个身体最适合打交道的部位只有头部,其余的部分都像章鱼的触手一样,只有作用没有灵魂,所以她就总是和我的头靠的很近。

我也不知道。

我不能说这个习惯不好,因为这个习惯比上一个习惯要好,她的上一个习惯是把我的头推到枕头一侧的边缘,然后用屁股对着我,自己占据整个枕头。Papa说她在claim the ruler。

哦,对了,也有可能是她的上一个习惯让她感到很对不起我,所以才变成了现在的这个习惯。

Whatever, love her.

 

Just Another Day

其实这就是很普通的一天,但是中国人特有的“造节”能力,把这一天变得暧昧又不普通。又或者是因为我(以前)最好的朋友结婚,而把这一天变得不普通,至少对我来说。

一整天的心烦意乱,但又刻意的压制着。我的这个朋友,可以称作为“发小”了吧,小学就认识,然后初中在一起,高中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联系的比初中还勤,大学在一起,直到工作了三四年后才分开,分开到现在有三四年了,就是这三四年,把“最好的朋友”变成了“以前最好的朋友”。自从我从家乡搬出来,来到另外一个城市,我们的关系就直线下降,加上她认识了男朋友,加上两个人观念越来越多的不同。最终分歧使我们把彼此的联系方式删除了。

今天她结婚,我当然已经在昨晚就已经给她发过去了祝福和礼金。但是我的心却是空荡荡,很难分析出这种复杂的空荡荡,究竟有什么成分在。像是自己前20年辛苦经营的事物,离我而去,她的最重要的时刻我没有在场。但是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因为我完全有机会坐飞机回去,参加婚礼。但是我的内心却不想,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出席婚礼,因为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于是只好作罢。听从内心的选择总是没有错的,但就是不知道以后有没有一天我会为此后悔。

最好的朋友就是这么相爱相杀,实际上我心里也是很想她的,很舍不得错过她这个一生一次的时刻。但又能怎么样,之前我们已经把彼此的联系切断一干二净。要么成为最好的朋友,要么成为彼此最恨的人。这还真有点哲学悖论非黑即白的样子。

好了,不想那么多了。我总用“宿命论”来安慰自己,What done is done and everything has a reason. 事情是按照这个方向发展的,那么就不要逆它的意,就这样让时间推着往下走吧。

Sinking and Bored

所以,这又是一个异常无聊的下午。最近的工作量很小,基本任务在上午十点半之前就可以完成,然后接下来的一天就在无聊中度过。

真正体会过无聊的人都知道,大部分的无聊是没有目标导致无所事事而造成的,而计划慢慢成功路上的无聊,则是忙里偷闲的惬意时光。

我是前者,那个没有目标无所事事的那个。

我不知道目标为什么这么难定,是因为我的患得患失?还是因为我根本没法把自己投入到某件事中去?我觉得应该是第二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大部分的时间都花费在了“想要做什么”上,而不是“正在做什么”上。这样导致我的时间含金量将为负值,甚至还会拖垮我的心情。

我可以上一秒想的是在网上找几个喜欢钢琴谱,打印出来趁空闲时间回家练练,然而我回家的无聊的时候80%也不会去又弹钢琴的念头;

然后我下一秒就会想在网上找几个好看钱包的模板,回家做皮具,然而我通常会以晚上下班之后回家光线不好,又或是之前买的皮子太软而又没有时间挑新皮子的原因,等等再开始做皮具;

可能我看见Instagram上一个超级天菜配的文字是西班牙语,通篇读下来没问题,但是只知道零星几个词的意思,于是懊恼自己没有继续把西班牙语学下去,然后打开Duolingo打算开始重新捡起来学,可是过一会又关掉,第二天完全忘了;

可能过一会我又在某个News上看见新推出的一本书,于是觉得很符合自己的胃口,去京东淘宝Amazon比价,一番比较下来还是觉得免费找资源下载个电子书最划算,但又觉得在电子屏幕上看书缺少质感,于是接下来就是深深的纠结。貌似本末倒置,准备阶段变成了目的,而目的又化为空谈;

可能过一会我下载了某个心水的电影,不过看了不到二十分钟,因为前期的剧情节奏缓慢,这部大概两小时的电影被我当成了电视剧,每天看一点,足足看了一周。这样自然感受不到导演对于电影的节奏设计,同时对于好作品来说也完全被这种方式糟蹋了;

可能……

 

于是啊,看看上面这些,我喜欢做的,我还有没有感受到美好的时候,我就已经把我的脚从这条河里拔出来了。都只是个开始,有的时候开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没有了结果了。

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这样。这应该是某种病,心理疾病。好希望某个心理医生在滑动鼠标间偶然打开的我博客,然后准确把这个病症的名字告诉我,给我开了一个药方,然后我的人生就会开始往光明转去。可是目前,虽然我的一只脚经常从那条清河里拔出,但是我的另外一只脚却现在乌黑的泥浆里。

 

越陷越深。

我要学会自救。

随便写写。

今天下午空闲,所以写一写最近发生的事。

其实直到我打开这个页面,我也不知道我想写些什么。脑海里很多的事情,都是以割裂方式存在那里,不成体系,写出来的东西也不会成一片一片的的段落。和我的生活状态差不多,每天都被割裂成好多碎片,整段整段的时间被无聊和焦虑穿插其中,无聊是无所事事的无聊,焦虑是对未来的焦虑。被割裂的时间越来越轻,最后抓都抓不住,就溜走了。


  • 最近在读的书

最近纸质书在读《路西法效应:论好人是如何变坏的》,因为整本书很厚,看起来很有压力,所以进度特别慢。放在床头每天睡前阅读,但是最近停滞,取而代之的是压在上面的iPad。

压在上面的iPad里放着很多电子书,最近在读《把力气花在你想要的生活上》,很Cheesy的书名,对作者不太了解,前几章也是在当做看作者吹牛的心态读的,不过越读越羡慕,越不觉得在吹牛。也想过作者那样的日子,但又有心无力,有力却又无方向。

在公司无事的时候在电脑上阅读的电子书是《晨间日记的力量》,也是个日本作者写的。最近也刚刚读完一本同是日本作者写的《人生清单断舍离》,没什么意思。

  • 最近在看的美剧

一年一度的《The Voice》季,全当每天做饭吃饭收拾屋子的背景音来听。不乏好声音但是节目本身已无新意。其他的美剧都在停滞状态,因为最近的时间都看电影了。

  • 最近在看的电影

《Call Me By Your Name》 ★☆☆☆☆ 这个所有人都觉得好看的电影,我在IMDB上打了两颗星(10颗满),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电影的疯狂粉丝track到我的IP,通过网线来追杀我。我这么说的原因是喜欢这部电影的人,真的是喜欢的不得了。但对我来说,剧情拖沓,整个剪辑不算短的电影里充满了无意义的镜头,不知道这是不是来自我没有读过原版小说的误解。剧情节奏慢到我看到不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就变得特别暴躁,剩下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之前花大篇幅做铺垫的精华部分,我是用快进来看完的。Dell安慰我说,这种独立电影都是这个样,艺术感就是从不解和迷惑中产生的。我说呸,浪费了我好多时间。仅有的两颗星,一颗是给题材,谢谢这部电影又一次扩大了世界对Gay的认知度;另一颗星是给电影原声的,配乐真的是很好听,从中竟然选出了五首以上听不厌的意大利歌曲。

《Going In Style》★★★☆☆ “这片放在中国就是政治不正确。”这是我在看完电影之后对Dell说的第一句话。整部电影看的很开心,很爆米花,但又不是国内那种尬米花或者是低智商米花。大概讲的就是三个老头因为养老金没有了保障之后,产生了抢银行的念头。经过朋友相助,抢银行计划顺利实施,又因为几个“这个社会需要照顾老人”的梗,躲过了后来的调查的故事。政治不正确是因为他们后来躲过了调查,但是这种疏漏是很合观众口味的,因为观众是站在这三个老头这边的。看完了竟然有种“报复社会”的痛快之感。

《The Greatest Showman》★★★★★ 我爱音乐剧。我有种感觉就是,无论怎么评价这部电影,我的语言都是苍白的。之前并没有对这部电影抱多大兴趣以至于电影开始的10分钟,我是边玩手机边看的,开篇狼叔的幻想盛况的音乐确实很抓耳,于是这部电影成功的利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把我的漫不经心变成了目不转睛。色彩、设计、剧情、思想深度、音乐几乎每个角度都能达到满分。看到眼含泪水,看到胸口起伏大口呼气,看到嘴飚脏话(Of course positive ones),这种身心的投入全都是因为制作的太精良太好看太吸引人。应该是目前来说我最喜欢的电影,每天都要回顾几段经典段落。

 


大概就是这样。

最近还想要计划弃用智能手机一段时间,但因为和当今社会结合度太高,我需要好好准备一下。

Willow终于做完绝育了

这两天实在是把我累坏了。

周六是给Willow做绝育的日子,周五我就进行了预约,然后准备了晚上最后一顿饭之后的禁食。周六一早就带她去了宠物医院,她什么都不知道,也就没有什么恐惧,知道第一针扎完,她才觉得不对劲。但是我估计她还是不知道接下来会进行她狗生中的最大一场手术。(但愿不会有再比这个更大的手术了,老天保佑我家Willow)

负责给Willow动手术的是李医生,术前准备工作做的很专业很充分,但我还是很忐忑,一半是不忍她承受这种疼痛,一半是不知道接下来这几天自己能不能照顾好她。准备+化验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就进手术室了。上次在手术室外面等人还是爸爸打伤妈妈的额头,在手术室外面等妈妈在里面缝针,(该死的回忆)。这次显然没有那次揪心但是也是很焦虑了。手术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在手术期间Dell赶在午休间隙来看我们。于是在结束手术的时候,我和Dell都在,她的两个爸爸。

进入手术室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好不专业啊,我不知道动物的手术室什么样,但是和人的比起来,我觉得那个小屋充满了细菌。然后我就看见了被绑在手术台上昏迷的Willow,肚子上一条长长的缝线。天啊,从来没有人这么残忍的对待过她,我表面平静但是内心已经开始下大暴雨,脑海里不禁想象着她是如何吸入麻醉空气陷入昏迷,然后被人这样五花大绑在手术台上。医生向我们解释说她一会就会醒,然后还给我们看从Willow肚子里取出的东西。貌似是整个生育器官都被取出了,于是我开始为她担心,如果因此迅速变老了该怎么办。过了大概十分钟,她开始有知觉,医生也把她解绑了。她侧身躺着,在昏迷中发出一种在她这狗生中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一种声音,说不上是在哭还是在喊疼。但是绝对是痛苦的声音,要不然怎么每发出一声,我都心疼的不行。但医生说这是小手术,而且好多医生在,于是我把眼泪憋回去了。(整个过程最让我揪心和心疼的部分,就是在Willow半昏迷的时候,她的舌头的留在外面的,一直留在外面,用手塞都塞不回去,舌尖都干了,担心的简直要了我的老命。)

她大概花了整个下午才完全清醒过来,这一下午她也是在半醒的状态中一直转圈圈来回走,应该是麻药退去,疼的没法趴下。

可怕的是夜晚,医生给用的紧身网衣(Dell当时说这是Prostitute Fish Net,这名字成功戳中我在极度痛苦中的笑点)很不给力,由于Willow的毛发异常顺滑,导致这个网衣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断从她的身体上滑下来,随之掉下去的就是盖着伤口的纱布。于是我和Dell整晚都没有睡好,几乎是半小时起来,就得给她穿一次。Such an unforgetable experience!

今天还好,去打了第二针消炎针,然后医生重新给她做了一身纱布衣。穿起来估计会很难受,但最起码暂时不会滑下来了。

明天再去打一针,那么这个计划已久的绝育,终于是做完了。哦,对了,一周之后还要去拆线。

好累。

 

(这是第二天输液的时候中午Dell来看她之后匆匆又返回学校上课,留Willow一个人在原地傻傻观望的状态,小家伙精神多了)

SaveSave

SaveSave

Let’s start from here

前几天看见一张网络上流传的图片,大概意思就是一个老奶奶在六十岁的时候想学小提琴,然后她又觉得自己太老了只好作罢,等到她九十岁临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她想到了生前的这个愿望。然后她想:如果我当时开始学的话,现在已经拉琴三十年了呢。

在亦实亦虚的网络上,没有办法确定这是段子还是真事。而且以前也听过类似Anti拖延症类的故事,虽然像鸡汤但是确实让我觉得食之有味很有道理。于是在我有个念头创建一个新的博客之时,便说开始就开始了。

这个博客无非也就是记录一些自己的想法和生活,大动干戈挑选域名、购买服务器、选择模板主要是因为想要某种自己可以掌控的自由感,在自己喜欢的域名下说一些自己可以肆无忌惮说的话,不必担心受怕查水表之类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创建这个博客,我只和我一个朋友讲过,甚至Dell也不知道这件事。1是我觉得放在这里的文字是一个比较深入的我写下来的,被身边朋友知道那个深入的我会有一种不安全感,这种情况下,反而是来自某个在网络上机缘巧合的闯入这个博客的陌生人带来的共鸣亦或是安慰更有价值,2是你以为你身边的人们会关心你想要深入的了解你?其实不,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需要为之绕圈的磁场,你们的轨道交汇,甚至运行体产生碰撞,并不代表他会舍弃他的磁场来你这边转圈。

So, quietness is always good to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