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老样子

还是老样子,在这里指的是朋友圈。

大约是一个月以前,因为被某件事激怒的我,决定把朋友圈关了。确切的说是把朋友圈入口去掉,这样我的旧时光都还在,然后我就不用再在朋友圈里浪费时间了。

就在刚刚,闲来无事的我,把入口打开,进里面逛了一圈。全都是熟悉的光景,但有些是可以看出来被时间往前推了走的痕迹。

先不说微商,微商还是老样子,还是一大串你必须点击展开全文才能看到最后的文字,再配上几个精心调修过的图。

一些朋友兼微商,朋友圈里的私人生活,已经被自己发的广告所淹没。看着头像还是熟悉的那张脸,再看朋友圈发出来的内容,有种QQ年代被盗号了的错觉。可是,这种被盗走的生活的样子,是他们选择的。

一些同事/前同事,几乎看不到他们发的东西,而且现在仅三天可见这么流行,看不到也很正常。就算发了,自己被分在的组里能看到的内容也心知肚明。有意思的是,还是可以看到同事们之间的互动。尴尬的/谄媚的/话里有话的/话只说了一半的/对话没有完被悬在半空的。

一些好朋友,看到他们的生活被时间推着走,这一个多月里发生了好多好事和坏事,可是不论是好是坏,生活还是在继续,这就是莫大的好事,看完我很开心。

 

然后我还是老样子,默默的关闭了朋友圈的入口,继续过我的生活。

记我的抗抑郁之旅(一)

给这篇文章起了一个自己都会被吓到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在自己连确诊都没有的时候这样写是不是不负责任。

反正这段时间(可能有超过大半年?)过的是蛮痛苦的。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最开始的时候以为自己是中了某种Curse,就是在开心之后必定会跟着一件让自己异常生气或难过的事情。这样心情总是会Down下来,刚开始是持续一阵。后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小天,当时只能通过睡觉来缓解。一觉睡醒之后又充满生机。

但是渐渐感觉事情不对劲的时候是,我发现睡觉也缓解不了这种状态,而且每次情绪波动很大的时候(是很小的事情,造成的很大的情绪波动),自己就变成了木头人,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做不了。情绪上的生气与难过,会变成一种对现实的无声抗击,僵住的自己好像可以把自己的脑子也僵住一样,不去处理自己所想。这种消极的状态会持续好久,我发现睡觉也改变不了这个状态的时候,每次消极已经可以持续三四天了。

于是我想到了抑郁的关键词:无趣。对任何事都没有兴趣,觉得任何事都没有意义,体会不到任何事的乐趣便是我这种状态演化的终极呈现。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脑子里被塞满了东西,每天很吵但是实际上是空的。每天大脑会告诉身体想要做什么,但是身体却不愿意去行动,我甚至会怀疑是不是身体太懒,但有时候会惊讶于身体会说服大脑,用一些让大脑信服的理由,那就是:没意义。

那什么是有意义?

有时候我会庆幸消极来了的时候我觉得会分裂出另外一个不知从哪来的在我身后推着不让我倒下去的自己。那我要不要记录一下这两个想法(来自身体和大脑?)的对话?

恐怕记录了之后,慢慢自己会变得人格分裂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Willow的新习惯

Willow最近养成了一个新习惯。

我不能说这个习惯不好,因为这个习惯比上一个习惯要好,也不能说这个习惯好,因为她占据了属于我的地方。

最近每天晚上到睡觉的时间,Willow都先跳到床上去,然后趴在或者躺在我的枕头上,特别安静的等着我和papa上床睡觉(她叫我Daddy,Dell是她的papa)。我上床之后通常会花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来读书,这时候的她通常是安静的趴在我和Papa中间,有时也会跑去床脚,看望窗外的地方。但我估计漆黑一片她也看不见什么,而且窗外都是高楼,没有什么好的景色。我并不觉得月亮对她来说是个特殊的东西,所以我想她坐在那里应该只是感受窗外吹来的风。她喜欢风。

好了,来说说她的这个新习惯。我在读书读到困意来袭的时候,就把台灯关掉,手机充上电,定好闹钟然后躺下去。她这时候会跳到我的头顶,身体围着我的脑袋上面成一个半圆,如果我不是仰卧的话,她会把头放在我的额头上,而且她的头尾方向取决于我脸的朝向。然后她就把她长长的鼻子和嘴一点点的凑到我的眼睛和鼻子附近,没有任何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特别安静的和我一起呼吸,我们两个形成了一个极度Peaceful的状态。

我搞不懂她为什么这么做,有时候我会觉得好玩,然后悄悄给Papa暗号,让他把闪光灯打开,然后我自拍一张当时的状态。我会开玩笑的说:每天晚上Willow都会趴在我的头上方,用肚皮贴着我的头顶,软软暖暖的,然后偷偷把我的depression吃掉,好让我的第二天变得比较开心一些。但是我有时也会变得特别学术,一本正经的和Papa解释,可能对于狗狗来说,人类就像章鱼一样,整个身体最适合打交道的部位只有头部,其余的部分都像章鱼的触手一样,只有作用没有灵魂,所以她就总是和我的头靠的很近。

我也不知道。

我不能说这个习惯不好,因为这个习惯比上一个习惯要好,她的上一个习惯是把我的头推到枕头一侧的边缘,然后用屁股对着我,自己占据整个枕头。Papa说她在claim the ruler。

哦,对了,也有可能是她的上一个习惯让她感到很对不起我,所以才变成了现在的这个习惯。

Whatever, love 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