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老样子

还是老样子,在这里指的是朋友圈。

大约是一个月以前,因为被某件事激怒的我,决定把朋友圈关了。确切的说是把朋友圈入口去掉,这样我的旧时光都还在,然后我就不用再在朋友圈里浪费时间了。

就在刚刚,闲来无事的我,把入口打开,进里面逛了一圈。全都是熟悉的光景,但有些是可以看出来被时间往前推了走的痕迹。

先不说微商,微商还是老样子,还是一大串你必须点击展开全文才能看到最后的文字,再配上几个精心调修过的图。

一些朋友兼微商,朋友圈里的私人生活,已经被自己发的广告所淹没。看着头像还是熟悉的那张脸,再看朋友圈发出来的内容,有种QQ年代被盗号了的错觉。可是,这种被盗走的生活的样子,是他们选择的。

一些同事/前同事,几乎看不到他们发的东西,而且现在仅三天可见这么流行,看不到也很正常。就算发了,自己被分在的组里能看到的内容也心知肚明。有意思的是,还是可以看到同事们之间的互动。尴尬的/谄媚的/话里有话的/话只说了一半的/对话没有完被悬在半空的。

一些好朋友,看到他们的生活被时间推着走,这一个多月里发生了好多好事和坏事,可是不论是好是坏,生活还是在继续,这就是莫大的好事,看完我很开心。

 

然后我还是老样子,默默的关闭了朋友圈的入口,继续过我的生活。

随便写写。

今天下午空闲,所以写一写最近发生的事。

其实直到我打开这个页面,我也不知道我想写些什么。脑海里很多的事情,都是以割裂方式存在那里,不成体系,写出来的东西也不会成一片一片的的段落。和我的生活状态差不多,每天都被割裂成好多碎片,整段整段的时间被无聊和焦虑穿插其中,无聊是无所事事的无聊,焦虑是对未来的焦虑。被割裂的时间越来越轻,最后抓都抓不住,就溜走了。


  • 最近在读的书

最近纸质书在读《路西法效应:论好人是如何变坏的》,因为整本书很厚,看起来很有压力,所以进度特别慢。放在床头每天睡前阅读,但是最近停滞,取而代之的是压在上面的iPad。

压在上面的iPad里放着很多电子书,最近在读《把力气花在你想要的生活上》,很Cheesy的书名,对作者不太了解,前几章也是在当做看作者吹牛的心态读的,不过越读越羡慕,越不觉得在吹牛。也想过作者那样的日子,但又有心无力,有力却又无方向。

在公司无事的时候在电脑上阅读的电子书是《晨间日记的力量》,也是个日本作者写的。最近也刚刚读完一本同是日本作者写的《人生清单断舍离》,没什么意思。

  • 最近在看的美剧

一年一度的《The Voice》季,全当每天做饭吃饭收拾屋子的背景音来听。不乏好声音但是节目本身已无新意。其他的美剧都在停滞状态,因为最近的时间都看电影了。

  • 最近在看的电影

《Call Me By Your Name》 ★☆☆☆☆ 这个所有人都觉得好看的电影,我在IMDB上打了两颗星(10颗满),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电影的疯狂粉丝track到我的IP,通过网线来追杀我。我这么说的原因是喜欢这部电影的人,真的是喜欢的不得了。但对我来说,剧情拖沓,整个剪辑不算短的电影里充满了无意义的镜头,不知道这是不是来自我没有读过原版小说的误解。剧情节奏慢到我看到不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就变得特别暴躁,剩下的三分之一,也就是之前花大篇幅做铺垫的精华部分,我是用快进来看完的。Dell安慰我说,这种独立电影都是这个样,艺术感就是从不解和迷惑中产生的。我说呸,浪费了我好多时间。仅有的两颗星,一颗是给题材,谢谢这部电影又一次扩大了世界对Gay的认知度;另一颗星是给电影原声的,配乐真的是很好听,从中竟然选出了五首以上听不厌的意大利歌曲。

《Going In Style》★★★☆☆ “这片放在中国就是政治不正确。”这是我在看完电影之后对Dell说的第一句话。整部电影看的很开心,很爆米花,但又不是国内那种尬米花或者是低智商米花。大概讲的就是三个老头因为养老金没有了保障之后,产生了抢银行的念头。经过朋友相助,抢银行计划顺利实施,又因为几个“这个社会需要照顾老人”的梗,躲过了后来的调查的故事。政治不正确是因为他们后来躲过了调查,但是这种疏漏是很合观众口味的,因为观众是站在这三个老头这边的。看完了竟然有种“报复社会”的痛快之感。

《The Greatest Showman》★★★★★ 我爱音乐剧。我有种感觉就是,无论怎么评价这部电影,我的语言都是苍白的。之前并没有对这部电影抱多大兴趣以至于电影开始的10分钟,我是边玩手机边看的,开篇狼叔的幻想盛况的音乐确实很抓耳,于是这部电影成功的利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把我的漫不经心变成了目不转睛。色彩、设计、剧情、思想深度、音乐几乎每个角度都能达到满分。看到眼含泪水,看到胸口起伏大口呼气,看到嘴飚脏话(Of course positive ones),这种身心的投入全都是因为制作的太精良太好看太吸引人。应该是目前来说我最喜欢的电影,每天都要回顾几段经典段落。

 


大概就是这样。

最近还想要计划弃用智能手机一段时间,但因为和当今社会结合度太高,我需要好好准备一下。

Willow终于做完绝育了

这两天实在是把我累坏了。

周六是给Willow做绝育的日子,周五我就进行了预约,然后准备了晚上最后一顿饭之后的禁食。周六一早就带她去了宠物医院,她什么都不知道,也就没有什么恐惧,知道第一针扎完,她才觉得不对劲。但是我估计她还是不知道接下来会进行她狗生中的最大一场手术。(但愿不会有再比这个更大的手术了,老天保佑我家Willow)

负责给Willow动手术的是李医生,术前准备工作做的很专业很充分,但我还是很忐忑,一半是不忍她承受这种疼痛,一半是不知道接下来这几天自己能不能照顾好她。准备+化验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就进手术室了。上次在手术室外面等人还是爸爸打伤妈妈的额头,在手术室外面等妈妈在里面缝针,(该死的回忆)。这次显然没有那次揪心但是也是很焦虑了。手术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在手术期间Dell赶在午休间隙来看我们。于是在结束手术的时候,我和Dell都在,她的两个爸爸。

进入手术室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好不专业啊,我不知道动物的手术室什么样,但是和人的比起来,我觉得那个小屋充满了细菌。然后我就看见了被绑在手术台上昏迷的Willow,肚子上一条长长的缝线。天啊,从来没有人这么残忍的对待过她,我表面平静但是内心已经开始下大暴雨,脑海里不禁想象着她是如何吸入麻醉空气陷入昏迷,然后被人这样五花大绑在手术台上。医生向我们解释说她一会就会醒,然后还给我们看从Willow肚子里取出的东西。貌似是整个生育器官都被取出了,于是我开始为她担心,如果因此迅速变老了该怎么办。过了大概十分钟,她开始有知觉,医生也把她解绑了。她侧身躺着,在昏迷中发出一种在她这狗生中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一种声音,说不上是在哭还是在喊疼。但是绝对是痛苦的声音,要不然怎么每发出一声,我都心疼的不行。但医生说这是小手术,而且好多医生在,于是我把眼泪憋回去了。(整个过程最让我揪心和心疼的部分,就是在Willow半昏迷的时候,她的舌头的留在外面的,一直留在外面,用手塞都塞不回去,舌尖都干了,担心的简直要了我的老命。)

她大概花了整个下午才完全清醒过来,这一下午她也是在半醒的状态中一直转圈圈来回走,应该是麻药退去,疼的没法趴下。

可怕的是夜晚,医生给用的紧身网衣(Dell当时说这是Prostitute Fish Net,这名字成功戳中我在极度痛苦中的笑点)很不给力,由于Willow的毛发异常顺滑,导致这个网衣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断从她的身体上滑下来,随之掉下去的就是盖着伤口的纱布。于是我和Dell整晚都没有睡好,几乎是半小时起来,就得给她穿一次。Such an unforgetable experience!

今天还好,去打了第二针消炎针,然后医生重新给她做了一身纱布衣。穿起来估计会很难受,但最起码暂时不会滑下来了。

明天再去打一针,那么这个计划已久的绝育,终于是做完了。哦,对了,一周之后还要去拆线。

好累。

 

(这是第二天输液的时候中午Dell来看她之后匆匆又返回学校上课,留Willow一个人在原地傻傻观望的状态,小家伙精神多了)

SaveSave

Sav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