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的抗抑郁之旅(一)

给这篇文章起了一个自己都会被吓到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在自己连确诊都没有的时候这样写是不是不负责任。

反正这段时间(可能有超过大半年?)过的是蛮痛苦的。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最开始的时候以为自己是中了某种Curse,就是在开心之后必定会跟着一件让自己异常生气或难过的事情。这样心情总是会Down下来,刚开始是持续一阵。后来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小天,当时只能通过睡觉来缓解。一觉睡醒之后又充满生机。

但是渐渐感觉事情不对劲的时候是,我发现睡觉也缓解不了这种状态,而且每次情绪波动很大的时候(是很小的事情,造成的很大的情绪波动),自己就变成了木头人,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做不了。情绪上的生气与难过,会变成一种对现实的无声抗击,僵住的自己好像可以把自己的脑子也僵住一样,不去处理自己所想。这种消极的状态会持续好久,我发现睡觉也改变不了这个状态的时候,每次消极已经可以持续三四天了。

于是我想到了抑郁的关键词:无趣。对任何事都没有兴趣,觉得任何事都没有意义,体会不到任何事的乐趣便是我这种状态演化的终极呈现。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脑子里被塞满了东西,每天很吵但是实际上是空的。每天大脑会告诉身体想要做什么,但是身体却不愿意去行动,我甚至会怀疑是不是身体太懒,但有时候会惊讶于身体会说服大脑,用一些让大脑信服的理由,那就是:没意义。

那什么是有意义?

有时候我会庆幸消极来了的时候我觉得会分裂出另外一个不知从哪来的在我身后推着不让我倒下去的自己。那我要不要记录一下这两个想法(来自身体和大脑?)的对话?

恐怕记录了之后,慢慢自己会变得人格分裂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